<i id='fh1mt'><div id='fh1mt'><ins id='fh1mt'></ins></div></i>
<fieldset id='fh1mt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fh1mt'><strong id='fh1mt'></strong></code>
  1. <acronym id='fh1mt'><em id='fh1mt'></em><td id='fh1mt'><div id='fh1m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h1mt'><big id='fh1mt'><big id='fh1mt'></big><legend id='fh1m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ns id='fh1mt'></ins>
    1. <tr id='fh1mt'><strong id='fh1mt'></strong><small id='fh1mt'></small><button id='fh1mt'></button><li id='fh1mt'><noscript id='fh1mt'><big id='fh1mt'></big><dt id='fh1m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h1mt'><table id='fh1mt'><blockquote id='fh1mt'><tbody id='fh1m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h1mt'></u><kbd id='fh1mt'><kbd id='fh1mt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dl id='fh1mt'></dl>

          <span id='fh1mt'></span>
        1. <i id='fh1mt'></i>

          這一場愛情,沒有終點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【一種幹凈利落的帥】

            幾年前,楊樂佳和耿新住在北太平莊的四合院裡。房東王大爺在房頂養瞭一群鴿子。有灰杠、耗子皮、喜鵲花、紅雨點……隻要王大爺在房頂把小紅旗一抖,鴿子們就呼啦啦地飛出去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楊樂佳站在四合院裡,仰著頭問:“王大爺,你放鴿子老揮旗子幹嗎呀?”

            王大爺說:“這幫玩意兒太懶,你不趕它們,它們就不去飛。我這小旗兒啊是給它長記性兒的。往這兒一戳,它們就不敢回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耿新在一旁,說:“看來我也得弄個小旗,天天把你趕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楊樂佳飛他一記白眼。

            那是2007年,楊樂佳在北師大的最後一年。作為哲學系的普通一員,即便通曉亞裡士多德和蘇格拉底的各種精辟思想,也挽救不瞭她回傢做中學老師的命運。

            耿新說:“你得自己出去找,工作找找就有瞭。”

            那時,耿新在北體讀大四,他們是在北京馬拉松賽上認識的。耿新是北體的隊員,楊樂佳是北師大的啦啦隊員。比起自傢院裡的男生,耿新有一種幹凈利落的帥。

            那時候,耿新在一傢健身會所兼職做散打陪練,下午沒課,楊樂佳就會騎著自行車去看他“挨揍”。人帥真是一件沒辦法的事,挨揍都挨得那麼動人心魄。

            耿新下班之後,會再送她回去。楊樂佳騎著車,耿新在一旁跟著跑。他是真愛跑步,每一年的北京馬拉松,他都不落下。

            有時,他們會繞到北太平莊橋下的夜市去,熱鬧、廉價、美味。楊樂佳最愛橋西的鹵煮火燒,熱騰騰的一碗吃下去,有種酣暢淋漓的痛快感。

            一天,吃鹵煮的時候,楊樂佳對耿新說:“我媽今天打電話喊我回去呢,傢裡那邊給找瞭工作。”

            耿新說:“留北京多好啊。”

            “有什麼好?工作都找不著,喝西北風啊。”楊樂佳不屑。

            耿新用筷子頭,敲瞭敲楊樂佳的大碗說:“有我吃的,還能餓死你啊?鹵煮火燒管飽。”

            【上帝的三室兩廳】

            2008年,耿新做瞭健身房的全職拳擊陪練,私下還會接一對一的私教。楊樂佳也找到瞭工作,在一傢樂高教育中心裡做老師,惡補瞭點機械工程的基礎知識,教小朋友們插樂高。

            有時候,楊樂佳覺得能和耿新一輩子這樣也蠻好,一個天天陪男人打拳,一個日日陪小孩玩樂高,可以在王大爺的傢裡一直住下去,不必為京城幾百萬的房子拼得頭破血流。

            有一天,耿新接楊樂佳下班來得早瞭。楊樂佳剛好要上洗手間,就讓耿新幫忙看著。等她回來,耿新已經和小朋友玩成一片瞭。

            楊樂佳遠遠看著,覺得耿新的發尖上,依然閃動著毛茸茸的孩子氣。

            下課之後,楊樂佳好奇問他:“樂高到底好玩在哪兒啊?”

            耿新坐在桌子邊,說:“你不知道嗎?樂高就是上帝視角啊,從一粒原子開始,建造一個自己喜歡的世界。”

            楊樂佳說:“那你建個喜歡的世界我瞧瞧。”

            那天,耿新開啟他的“上帝視角”,插出一套三室兩廳,耿新說:“有這麼大的房子給咱倆就足夠瞭。”

            那已是2009年,楊樂佳發現,男孩一樣的耿新到底生出瞭男人的心。後來,她把那套“三室兩廳”偷帶回來,擺在傢裡,算是給他們的生活添一點激勵與希望。

            【出去遛遛男朋友】

            這一年,耿新沒有參加北京馬拉松賽,他四處借瞭些錢,和私教的一位先生一起去做生意,換下終年不褪的運動裝去跑市場。

            開始的時候,耿新有些放不下臉面,但也艱難適應瞭。第二年公司開始賺錢。耿新不但還瞭債,手裡還有一些富餘,他帶著楊樂佳從王大爺傢搬出來,在成府路租瞭新的房子。

            搬進去的那天,耿新抱著楊樂佳,站在22樓的陽臺,看夕陽下的北京,淡金色的光暈,浸透在薄霧裡。

            耿新說:“嗨!嗨!嗨!楊樂佳,你傢男人還是有點兒本事的。”

            楊樂佳嘻嘻笑著,心裡卻徘徊著莫名的虛浮。她用雙臂緊緊環住耿新的腰,巧克力肌還在,隻是變得有些脆薄。

            楊樂佳頭靠在他身上說:“你有多久沒有跑步瞭?”

            耿新說:“跑客戶都跑不過來,哪還有精力跑步啊。”

            楊樂佳說:“咱們的自行車帶過來瞭吧?”

            “帶過來瞭,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“新地方,我想出去遛遛男朋友瞭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