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6i3im'><strong id='6i3im'></strong><small id='6i3im'></small><button id='6i3im'></button><li id='6i3im'><noscript id='6i3im'><big id='6i3im'></big><dt id='6i3im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i3im'><table id='6i3im'><blockquote id='6i3im'><tbody id='6i3im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i3im'></u><kbd id='6i3im'><kbd id='6i3im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6i3im'><strong id='6i3im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6i3im'><div id='6i3im'><ins id='6i3im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 id='6i3im'></i>
            <dl id='6i3im'></dl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6i3im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ns id='6i3im'></ins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6i3im'><em id='6i3im'></em><td id='6i3im'><div id='6i3im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i3im'><big id='6i3im'><big id='6i3im'></big><legend id='6i3im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6i3im'></span>

          1. 新年的康乃馨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  實在說,這樣的天氣她坐在這兒很委屈。可委屈有什麼用啊,生活就是這樣艱辛,隻有這樣坐著,每天看著一個個人從車站走出來,站在她面前撥打電話,然後付費,她才能有收入。 
              她隻有17歲,這個年齡應該上高中,可不行,她得坐守住這個討厭的電話亭,自從爸爸出瞭車禍,她守在這兒已經三年多瞭,她想,她還得繼續守下去,守到什麼時候,鬼知道。 
              現在是除夕夜,遠處早已有爆竹在響瞭,透過鐵皮房的窗口往外望去,能看到天空中不時升起的禮花。鐵皮房冷極瞭,她凍得瑟瑟發抖,不停地兩手搓著,哈著氣溫暖有點僵硬的雙手,但這幾乎沒什麼作用。她隻好跺著腳,活動活動。 
              她的世界就是這兩個平米,一天到晚看著人來人往,每張面孔她都陌生,偶爾會有一個人在她面前停留一下,拿起放在窗口的電話撥打,然後問多少錢。她就看看計話器上顯示的時間,說出準確的價格。對面的人匆匆付賬,沒有人多看她一眼。 
              母親下崗瞭,弟弟要上學。母親就把她爸爸經營的電話亭交給瞭她,自己到菜市場上去賣菜。在這兒,沒有人肯向她說一句多餘的話。她還兼營著一些暢銷雜志,沒事的時候總愛低著頭翻看,她從來都是輕輕地仔細翻動著,生怕把雜志翻舊瞭賣不出去。雜志看起來很新,可哪一個角落都有她的目光。她異常孤單,聽著遠處不時響起的爆竹聲,她多想鎖瞭鐵皮房回傢啊。可她不能,每隔半小時就有一趟或東或西的火車經過,說不定會有一些下車的人要來打電話,她得這樣呆著,呆到最後一趟車駛過。 
              一對戀人從她面前走過,那女的一襲長發,緊緊地依偎在男的胸前,留下長長的影子慢慢地晃動著。她起先看的是那對戀人,等他們從她的窗口走過,她便盯著那影子看,直到影子完全從她的視線裡消失。她又轉回目光,搓著手,看遠處不時升騰的禮花。 
              電話響瞭,是媽媽打來的。電話裡傳來電視的聲音:"朋友們,再過五分鐘新年的鐘聲就要敲響瞭,讓我們期待這一美好的時刻吧!"那是春節聯歡晚會。電話裡,媽媽說的什麼她一點也沒聽眼,滿耳朵是倪萍的主持詞。媽媽放下電話,主持詞也驟然斷瞭,四周又安靜瞭,她無奈地搓瞭搓手,哈瞭一口熱氣。 
              "你好,打一個電話好嗎?"突然,一張微笑的臉出現在窗口。她一愣神,立刻笑著點瞭點頭。面前是一位穿著大衣的年輕人,舉止優雅,拿起瞭電話。她想,今天是除夕夜,好多人從外地匆匆向傢裡趕。她故意把臉側向一邊,不去聽他的聲音。 
              電話快打完瞭,年輕人放瞭電話,依然微笑著看她:"冷嗎?" 
              "不冷。"她也笑笑,望著那張笑臉。 
              "我不信,肯定冷。"他調皮地說著,然後掏出錢包,拿出一張百元紙幣遞給瞭她。 
              "對,對不起,找不開。" 
              她的確沒有那麼多的零錢找他,她有點抱歉。 
              年輕人頭一抬,指著她身後的雜志說:"那我買你一本雜志吧,這樣總能找開瞭。""那也找不開,一本雜志才三塊錢。"年輕人有點為難瞭,躊躇瞭一會,毫無辦法。她說:"你走吧,沒關系的,不收錢瞭。"年輕人不好意思,說:"那怎麼行啊?""咋不行,你快回傢吧,傢裡人等著你呢。" 
              年輕人沉默瞭一會,隻好向她點瞭點頭,離開瞭。 
              她重新把計價器歸瞭零,正要抬頭眺望遠處的禮花時,忽然看見剛才年輕人遞過來的那張百元鈔票躺在電話旁邊。她一愣,立刻拿起錢,門一關追瞭出去。幸好,年輕人還沒有走遠,她一喊,他停瞭下來。 
              "錢忘記瞭!"她走上前遞給瞭他。 
              "你為什麼要這樣做?"年輕人接過錢,反復在手中交替著。 
              "不為什麼,這是你的錢呀。"她淡淡地笑瞭笑,轉身離開瞭。 
              年輕人在原地站瞭一會兒,消失在車站廣場…… 
              早晨,陽光灑滿瞭車站廣場,她在爆竹聲中醒來,這才意識到是新年瞭。她打開那扇冰冷的鐵皮房門,向外張望,忽然愣在瞭那兒:門前站著一位郵差,正要舉手敲她的鐵皮門。那郵差手裡捧著一束正在怒放的康乃馨,遞給她,然後拿出一張簽單讓她簽字。她莫名地簽瞭字,郵差轉身就走。她喊住瞭郵差:"誰送的?"郵差指著花兒說:"他沒留名字。"她便去看那束花兒,發現花叢中有一張小小卡片:"但願新年花盛開。"落款是"昨夜歸人".她的頭"嗡"的一聲,眼淚突然順臉而下。三年多瞭,這是她第一次收到禮物。
              這是她真正的新年,有人知道瞭她的存在。 
              這時,一位老者走過來,拿起電話。打完瞭,問道:"姑娘,多少錢?" 
              "今天是新年,免費。"她高興地回答,說完,看瞭一眼面前的老人,咯咯咯地笑瞭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