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y2ras'><div id='y2ras'><ins id='y2ras'></ins></div></i>

<i id='y2ras'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y2ras'></span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y2ras'></fieldset>
        <acronym id='y2ras'><em id='y2ras'></em><td id='y2ras'><div id='y2ra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2ras'><big id='y2ras'><big id='y2ras'></big><legend id='y2ra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tr id='y2ras'><strong id='y2ras'></strong><small id='y2ras'></small><button id='y2ras'></button><li id='y2ras'><noscript id='y2ras'><big id='y2ras'></big><dt id='y2ra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2ras'><table id='y2ras'><blockquote id='y2ras'><tbody id='y2ra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2ras'></u><kbd id='y2ras'><kbd id='y2ras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dl id='y2ras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y2ras'><strong id='y2ra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ins id='y2ras'></ins>

          枪战

          望仙橋

          早先,杭州鼓樓附近有一座無名的小石橋,橋邊有個專治爛瘡膿泡的外科朗中。他寬額角,粗眉毛,高鼻梁,闊嘴巴,黑臉上長滿絡腮胡須;兩腿生爛瘡,一腳高一腳低的,是個蹺拐兒,他在橋邊撐一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鸚哥救主

          清末,遼南古城中有個姓沈的儒商,由於他識文斷字,經營有道,買賣紅火,一年到頭傢中衣食不愁,在當地也算得上殷實人傢。沈傢隻有一根獨苗兒,兒子叫沈玉福,長得文質彬彬。他從小除瞭熟讀

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愛一個人,要像愛山川愛河流

          我怎麼可以流眼淚 秋天的時候,黃有亮去瞭北京。唐茜心裡,像缺瞭個角。說起來,他倆的分手有些潦草。唐茜想讓黃有亮繼續讀博,黃有亮卻不聲不響地簽瞭外企。大吵一架後,3年的

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你是一棵長頭發的樹

          我問陳初:"你的心像切開的蛋糕,一塊給學業,一塊給足球,一塊給社會工作,一塊給那些隨時準備叫你為他們兩肋插刀的朋友,給我的,還剩多少呢?"陳初簡明地回答我:

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十八歲的天空

          他的名字叫藍天,從中學到高中我一直在同一個班。我是班上的文藝委員,藍天是數學課的代表。他又高又帥,有一雙小眼睛,但總是充滿微笑和良好的學習成績。在18歲的《愛的種子》中,他是很

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三人遊,一人留

          ①{兩個人,鬧劇一場。一個人,地老天荒。}誰能夠想像,回憶那麼短,可記憶那麼長。三年的守候,兩個月的愛情,如此煎熬。直到現在,我依然不懂得,為什麼為什麼。—&mda

          2020-05-25

          窗影裡的愛情

          這天,蘭芳芳下班後正隨著大傢一起往公司門外走,忽然一輛車停在她身邊,一個人從車窗裡朝她喊:“嗨,你,等一下。”蘭芳芳一看,這人是公司的老板娘王總。蘭芳芳

          2020-05-23

          新年的康乃馨

          實在說,這樣的天氣她坐在這兒很委屈。可委屈有什麼用啊,生活就是這樣艱辛,隻有這樣坐著,每天看著一個個人從車站走出來,站在她面前撥打電話,然後付費,她才能有收入。 她隻

          2020-05-23

          暖雪

          接到丈夫的電話,琴幾乎暈倒。 丈夫是個逃犯,在外逃亡已經整整六年瞭。 琴用厚厚的記憶擦洗著那聲音,確認電話那頭是丈夫,她終於哭瞭:“你在哪裡?&

          2020-05-23

          喂你站住,我們的愛情到這兒剛剛好

          馬上要畢業瞭,喜歡他三年,卻一直沒能說上一句話。昨天我們班提前畢業典禮,每個人都說出各自的夢想和想要考的大學。第一次聽室友大敏說“想要成為一名舞者”,帶

          2020-05-23